=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烛压切】画

#烛压切only
#同系列其他作品(前作)请点击此处
#这篇比较短,算是过渡吧,看我更新了就知道我回学校了hhh(.  更新,开始!x
那么开始吧~




烛台切光忠停在那副画前,久久移不开脚步。

现在是凌晨四点,也是他起床的时间。

他有很多不能告诉压切长谷部的事,属于他的家族的秘密就是一个,而他的眼睛的事,压切长谷部已经猜得差不多了,尽管他本人还不知道这件事。

说那是一幅画也有点不像,也算是一副艺术品。长谷部相当喜欢桔梗花,这幅作品就由一些完整的桔梗花和零散的桔梗花做成。长谷部极少这样仔细地处理花,用花作画也仅在开店之初为了装饰店铺而这么干过。得知光忠要出国的时候,长谷部熬了好几个通宵做了这么一幅画送给他。

所以烛台切光忠格外重视这幅画,他时常站在这幅画前面浮想联翩。

在电话里交流,他表现得就像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而真相可能是自己就是这家公司的未来老板,现在只是在学习相关的知识而已。这是一家拍卖公司,而家族里有许多东西需要通过这种手段转变成金钱。

伊达派即使是在日本也有一定的势力,而家族的主体是在美国。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越是富有的黑/帮家族就越是想将自己的财富正当化,不想子孙后代都走自己的老路。光忠就处于正当化过程中的一环,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这种正当化的思路在不少家族中得到广泛的支持,而现在这些家族的后代们大多拥有高学历,一般人只会觉得他们是富二代。

光忠是特别的,他没有出生在美国,母亲只是作为唐的父亲的情妇,虽然母亲几乎没有地位,但算得上是父亲真正爱过的一个人,所以在母亲去世之后父亲也待他不错,只是不能经常见面。

光忠迟早也会拥有自己的家族,虽然最后还是属于伊达派的一部分,但对很多人来说这依然是很难想象的,很多人一生中都不会真正地和黑/帮有什么接触。

光忠四点起床要去做的就是训练自己的枪法,虽然身体比一般人强壮,但要组起自己的家族还需要很多训练。也许现在已经不需要自己去动手杀人了,但有强于别人的地方才会有人听命于你,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下弱肉强食格外显眼。

光忠并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人和事从来都不多。

站在那副画前,他又想起了长谷部的脸,他总能从那些泛紫的花瓣里看到长谷部的眼睛,他总是想象自己和他都站在一片花田里,长谷部就在他身前不远的某处,低头看着那些桔梗,脸上没什么表情。而自己就站在那里,等他回过头来,等那双几乎透明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等自己继承了这间公司之后,如果将长谷部接来美国,给他一片花田他会开心么?让他在这里也开一家花店他愿意来么?

说到底,自己的财富对长谷部来说有意义么?他并不是那些很在意金钱的人,比起那些他可以更加自豪地说,他一定更在意他。

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的真是身份,还会和他在一起么?

光忠很少想这么多,但关于长谷部的事他总是忍不住去想。下一次能见他的季节,要带给他的礼物。

这么想着,光忠拉开了椅子,找了一支钢笔和一张纸开始给长谷部写信。他要告诉他简单又好吃的番茄炒鸡蛋的诀窍,要告诉他春天要来了,小心花粉过敏,还要告诉他,他很想他,想把他抱在怀里一整夜都不放开,吻到他喘不过气。

光是想想他看到这封信的样子就能让自己笑起来了,也许他会轻声骂他笨蛋,还会脸红起来,对于异地恋的人来说,这样的事情永远都不嫌多。只要长谷部还没有忘记他就好了,他看了一眼那画里的桔梗忍不住想。

 

他写了几句,发现时间快要来不及了,又把纸折了起来,匆忙换好鞋子跑到玄关,一开门却发现有人站在了门外,正翻着口袋找钥匙,他身旁是一个行李箱。

“长谷部君?”

“烛台切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我还不想吵醒你。”长谷部有些尴尬地摸摸脸颊,低着头准备把行李箱拉进去。光忠侧过身跨出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轻轻把人抱在怀里。

“我想你的时候,你刚好来了,真巧。”光忠轻声说着。

长谷部在光忠的怀里有些僵硬,但还是放下了行李箱,温柔地环抱回去。两人的心再次紧密地贴合在一起,跳动。

“我也是。”

大门外,雪花随着风飘舞着,来到了最冷的时刻,就连吸吸鼻子都觉得五脏六腑要被冰冻起来,心却不觉得冷。

“我们先进屋吧。”

“嗯。”

评论
热度(17)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