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贺红】Cooking!(8)

#贺红only,毛毛发烧啦,贺总会做点什么呢——本章纯糖hhh
#目录

8-1
莫关山发烧了,这是很少有的事。长这么大以来他发烧的次数屈指可数,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自己的全勤奖。脑袋很疼,身体很烫,但莫关山还是起来了,忍着不适给思空做了午餐就赶紧出门了。

一想到要见到贺天莫关山的头就更疼了,他不知道该把那个戒指放在哪里,好像不放在身上真的会有麻烦,戴着又很奇怪,但现在没时间想这么多了,他赶紧准备食材,将任务布置下去,忙得晕头转向。

等贺天在房间里有点不耐烦地等了五分钟之后,莫关山终于把餐车推了进去。

“哟,小莫仔。”贺天惯常地打了个招呼,但莫关山仿佛没有听到,只是在他面前摆上了一点手指饼。

贺天发现他的脸色很不对,但看得出他在硬撑着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偷偷观察他。

“这是今天的头盘……金枪鱼沙拉。”莫关山端着一小盆沙拉来到了贺天身旁,他的眼睛几乎都要闭上了。勉强把沙拉放在了桌子上,都没像平时一样站一会儿和贺天斗斗嘴,就想转身走了,但没走两步就要朝前面倒下去了,贺天眼疾手快把莫关山捞了起来。

“喂!别倒在这里。”贺天只揪住了莫关山的手臂,但人还是不住地往下倒,他只好伸出手把他搂在怀里。

怀里的人甚至没有挣扎,眼睛已经闭上了,嘴里还念念叨叨着什么他都听不清楚了。贺天只好把人扶到旁边的座位上坐着,又走去把房间的门打开,再过去把人拦腰抱起。

莫关山这才发现有些不对,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天旋地转到换了角度,贺天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路过经理的时候还瞪了他一眼。

“快放我下来,现在还是上班时间。”莫关山往贺天的胸口锤了一下,但对方没有回答,他努力装出凶狠的语气,最后还干咳了两下。

“你别管了,要是惦记着全勤奖那我给你发。”

莫关山放弃了挣扎,闭上眼沉默了一会儿。餐厅里的客人看到这个画面都很惊讶,但碍于贺天的瞪视硬是没有人说些什么。

“我们去哪里呀……”莫关山气若游丝地问到。

“你都这样了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医院啊。”贺天有点担忧地看了下莫关山,似乎想要确认他有没有被烧傻。他把自己的额头凑到了莫关山的额头上,吓得莫关山睁大了眼睛却说不出话。但贺天像理所当然一样,没有给莫关山拒绝的机会。

“这个温度看来还没那么快会变傻,还是先去医院吧。”贺天离开了莫关山的额头,松了口气。

 
8-2
“贺天……”莫关山突然抓紧了贺天的袖子。

他们现在已经在医院里了,莫关山从来没有娇气到发个烧就躺在病床上,但迫于贺天的压力他还是这么干了。

“嗯?”

“能不能不要打针……”莫关山小声地对贺天说着,他不想让护士听到这事,多大的人了还害怕打针。

“不行,宝贝儿,打针好得快一点。”贺天揉了揉莫关山的脑袋,撒娇无果的莫关山朝贺天翻了个白眼又翻过身去。

等准备给莫关山打吊针的时候,贺天默默地摁住了莫关山的手,后者只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喊出声来,又不住地挣扎着。

贺天见状伸出另一只手拨开他的嘴唇,将自己的拇指放进他的嘴中任由他咬到出血——这些小动作自然没能逃过护士的眼睛,但她手上的工作也没停下来,只是偷偷地看着两人细小的对抗和莫关山更不服气的表情。
 

8-3
莫关山再睁眼的时候,看见自己躺在了校医室的床上。
一切仿佛回到了初中时代,自己却头晕得不可思议,他看见有人坐在他床边,却没有看着他的意思。

也许是他把自己送来的,但这也太莫名其妙了,他是什么时候晕倒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只觉得要好好谢过那个人。推门进来了两个人,一个黄毛一个刺猬头,那个送自己来的男生起身要走了,他忍不住拉住了那个人的手。

那人回过头来,看着他的脸又坐了下来,但莫关山却看不清他的脸,只是将手攥得很紧。
 

“贺天——我们来啦~红毛怎么样了?诶。”见一和展正希推开了病房的门,却发现贺天被莫关山扯住了领带,后者似乎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姿势有多暧昧,还在哼哼唧唧地说着什么。

“先别走……”仿佛耳语般的一句话让贺天愣了一下,刚拆掉吊针,莫关山的脸色缓和了一点,但看起来还有一点神志不清。

“我想吃……你送的三明治。”莫关山只注意到那是个黑发的人,脸也看不清了,干脆闭上眼睛。

“还有,樱桃味的糖。”

贺天像是想起了什么,听着莫关山撒娇一般带着鼻音的软萌话语不禁笑了起来。

“好,我都答应你。”应着身下那人扯着自己的领带,贺天在莫关山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再忍不住揉了揉那人柔软的红发,莫关山这才松开了贺天的领带,沉沉睡去。

见一和展正希见状默默离开了房间,留下两人沉浸在莫名其妙的暧昧氛围当中。

评论(2)
热度(27)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