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贺红】Cooking!(7)

#贺红only,偷懒了这么久我终于又来啦!回忆向的一回

#目录


7-1

      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了。虽然贺天说会陪自己一晚上,但其实这个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两个人开车兜风能算个事儿的话。

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也让他自己觉得很不可思议。

在和乐的那次碰面,其实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贺天。

 

很久之前,久到还是自己初中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认识贺天了,当然对方不认识他是当然的。那天他心情还不错,路上转角的地方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黄毛小子但他也难得没有找茬,但那个把那黄毛小子搂走的人他却记住了,那就是贺天,尽管他们是同班同学但鉴于自己一直没把别人放心上,这还是他第一次记住这个人。

其实这个人就坐在自己的斜后面,成绩好到从来不用听课,脸好看女人缘自然也很棒,一下课就有不少莺莺燕燕到他面前绕圈。自己除了有一头眨眼睛的红发其他没什么很特别的地方,贺天自然也不认识自己。

但莫关山记住了这个人其实是因为一件很偶然的事。

那天自己快要迟到了,没有吃早餐就出了门,结果到了快中午的时候终于低血糖了,脑袋晕乎乎的,靠手撑着才勉强没有倒下。谁也不会注意这种细节,毕竟莫关山无论是上课睡觉还是逃课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他突然感觉后背被什么砸了一下。

结果发现是一袋早餐,里面有一瓶牛奶,一个三明治和一颗糖,里面还有一张字条。莫关山有点好奇地向后看了一下,贺天便朝他笑笑,指指那袋早餐示意他吃掉。

莫关山那一刻竟有些感动,如此冷漠的自己也能收到来自同学的关爱什么的真是不可思议,而且内容物居然还是自己爱吃的三明治。

他感恩地吃完了三明治喝完了牛奶,却羞于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想着以后肯定有机会报答这份恩情的,唯独那颗糖他没有吃掉,当做宝物带回了家放了起来。现在一想当年的自己果然还只是个初中生,糖果之类的放久了便融化了,要保存也要保存那张字条吧。

说到底也是感谢自己遇到一个这么善良的人,他当然不会知道贺天的抽屉里有多少女生送的早餐,吃不完的点心了。

年少的感情总是这么懵懂无知,他不明白为什么有时候自己的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那么一号人物,也许他总是在寻找一个机会报答三明治之恩。

终于被他等到了一个下雨天。

贺天没有带伞,对刚下起来的暴雨有些手足无措,莫关山带了伞,但只有一把,看到贺天站在那里的时候他就知道机会来了。他几乎没有犹豫,因为下一秒也许就有其他的女生把伞借给他了,于是莫关山把手里的折叠伞扔了出去,他扔得很准,砸中了贺天的背,后者捡起了他的伞。虽然有些疑惑但贺天还是用上了莫关山的伞,他有点高兴。

趁雨还没变得特别大,莫关山披着自己的外套就冲进了雨里。他还没跑几步,就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嘻嘻哈哈的声音,他回头一看,是贺天和那个黄毛,还有一个刺猬头,三个人挤在他的伞里。

他们感情一定很好,莫关山想,一股寂寞涌上心头,站在倾盆大雨中的自己显得孤独又可怜,豆大的雨滴穿透了他的外套打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贺天知道那是他的伞,他会不会成为他的朋友?

 

再次相遇的时候,他看到贺天以一种打量陌生人的目光看着他的时候,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喜欢了那么久的一个人,现在竟然是半分兴趣都提不起了。但贺天却像着了魔一样围着他转,一如当初那个懵懂的自己,只是自己没有那么勇敢,只知道默默地关心他。

如果他们早点开始的话,现在会不会变得很不同呢?

但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他拼尽全力考和贺天一样的高中,一样的大学,默默地注视着他却什么也没有说。每次他身边换了一个女孩的时候,心中涌现出的酸楚在一点点的变少,是成长改变了他。

他们都在那所以理工科闻名的大学里,他却在外语系里混迹,文化课尚且是混过去了,但快要毕业的时候却突然没有了理想的出路。

那时的他在和乐兼职很久了,还是老板问了他一句,想不想当厨师。凭着外语的优势他顺理成章地出了国门,虽然出去拜师学艺的确很奇怪,但这没有阻止他成为一个顶尖的厨师。

这也是他挥别自己心中和贺天纠缠不断的感情的第一段经历,却不想厨师的身份又将自己送回了贺天身边。

 

莫关山从不奢望自己能和贺天在一起,以至于摸着贺天送的戒指都觉得不太真实。他不觉得很开心,因为这样麻木的自己迟早会辜负贺天的感情,将两个人送回从前。

以至于他在给贺天处理伤口的时候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那并不是会对一个陌生人产生的感觉。

那颗糖还躺在他的抽屉里,没有动过,现在有了戒指做替代,莫关山拆开了那颗糖,发现它居然还没融掉,便扔进了嘴里。

过了那么多年,他还能吃得出来这是樱桃味的糖,很甜。

 

7-2

“我说,贺天,你真的不记得莫关山了?”见一和展正希坐在贺天的对面解决午餐的时候,见一难以置信地问着。

“我们以前还在哪里见过么?”贺天心里比见一还吃惊。

“你们是同班同学好不好,他就坐在你斜前面,高中也和我们是同一间高中。”见一郁闷地戳了一下自己面前的牛扒,替贺天的恋情担忧。

“还有这种事……”

“您求学期间光顾了那么多美人,哪会记得他。说起来我好像想起了一件事。”展正希吸了一口柠檬茶,看见贺天有点着急的神色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天我们三个人挤了一把黄色的伞,那个伞的腰封上绣了一个‘山’字,我想一般女生的名字里应该不用这个字吧……”

贺天的神色变得更不自然了,但也很开心。

“但那个红毛也不是莫名其妙会对别人好的人,可能你不知道哪里帮了他吧,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可是啊展希希,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了。我们第一次去和乐的时候,红毛看贺天的眼神一点都没有暴露出什么,说不定红毛也一早忘记他了。”

“他不记得我也没所谓,至少现在他不讨厌我。”贺天看着自己手里的戒指得意地笑了起来。

“那都是因为我们帮你想的完美计划才这样的,就你那些幼儿园手段能把红毛哄到手才怪了。”

“行,你们想吃什么就点吧,我请。”

“谢谢老大!”


评论
热度(21)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