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贺红】Cooking!(6)

#贺红only 七夕特别篇终于来啦!!也是情节线啦ww想写这个很久了!
#目录
#特别推荐食用bgm:
《P.D.A. (We Just Don't Care)》

6-1
贺天不是有钱,是非常有钱。

自己怎么说也是月入过万的人了,而那贺天可能是自己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不然这样吃下去是能吃掉一套房子的。莫关山认真地总结了一下。

而且,今天是七夕。

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板,可是恨不得在那天把厨房里能看的厨子都复制几个一个富太太送一个的,而贺天居然能把他从上班包到下班,真是不得了了。

莫关山盯着自己送餐的小车,心里有些不安。早知道当初把脸豁出去也应该把便当做难吃一点了,但现在早已来不及了,现在要是砸了森的招牌怕是会被扫地出门的,莫关山叹了口气。

到了订好的那个房间之后,莫关山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的人喊了一声“请进”莫关山才推着小车进去了。

里面只有贺天一个人,还有他带来的一些文件之类的东西,宽阔的桌子上只摆了他一人用的餐具。那可真是太尴尬了,要对着这个人对到自己下班可真是件很有挑战性的事,还好结束了这边之后不用再去和乐炒更,不然自己得累死。

贺天只抬眼确认了一下莫关山所在的位置,就低下头继续看文件了,这让莫关山觉得更尴尬了,同时还有一些气愤——他从来没被谁当空气过。

他连介绍今天的菜谱都懒得了,直接就走到旁边的小厨房开始做菜。他觉得贺天根本不会抬头看他,那更好了,表演性的地方可以全部跳过,早点给这位爷做完菜就早点走人,省的看着心烦。

“小莫仔,我想吃牛肉。”贺天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又从兜里掏出了打火机,叼着根烟在嘴上。

“叫!主!厨!还有餐厅里不许吸烟。”莫关山一下就炸了毛,朝贺天狠狠瞪去,后者这才乖乖地把烟收了起来。莫关山又在心里默念了十遍员工守则,以及无数次响起“在这里爆粗口会被扣工资”的警钟,才勉强将自己的怒气降了下来。

他今天准备的菜单完全是他自己喜欢的,一点也没有顾忌贺天想不想吃牛肉。

头盘是简单的蔬菜水果沙拉,先开开胃;汤则选择了奶油蘑菇浓汤,引出更加细腻的甜味;正餐则是简单的T骨牛肉,是一般人不会拒绝的部位;最后的甜品是自己拿手的提拉米苏——如果贺天不喜欢那他就自己打包回家吃掉好了,莫关山赌气地想,完全将员工守则抛之脑后。

唯一贴心的一点是,在小零食方面他准备了一点手指饼,要是贺天实在嘴痒那就叼着它当抽烟算了。
 

莫关山先探下身在餐车里拿出自己准备好的手指饼和果酱,放在了贺天面前。

“要是你烟瘾实在难受,就用这个解解馋吧,要不就到外面去抽烟,别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的!”莫关山冷冷地抛下了这句警告,却不想贺天拉住了他的食指,玩味地举到眼前。

“手指饼我不稀罕,你的手指倒是不错……”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微微长了一些茧子,修长得来又显得很有力量,这就是属于厨师的手么?贺天心里想着。

“变态!”莫关山急忙把手抽了回去,耳根子却是不听话地红了,惹得贺天偷笑起来。
 

莫关山选择先炖汤,一边看炉一边准备蔬菜水果沙拉,这两样都简单得很,但做出高度却不容易。先不说沙拉酱多了嫌甜少了嫌淡,那奶油蘑菇浓汤要是没掌握好火候做得太过甜腻可是会占掉客人大部分的胃口,那可是会让主厨顺利被劝退的大事。

当贺天做好沙拉往贺天面前放的时候,后者还将目光紧锁在文件上。不知道他在忙什么,连饭都不能好好吃——不好好吃饭还要来这里烧钱就更加不可理喻了。但当莫关山看到自己特地准备的手指饼被解决了几根之后又在心里悄悄地原谅了贺天,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是个那么好哄的人。

“喂,开胃菜上来了,你先吃一点吧。”

贺天点了点头,用笔盖子的头顶着自己的太阳穴,一副疑惑的样子。

“你对其他客人也是这样么?”贺天突然打趣道,莫关山沉默不语,他不知道自己的冷言冷语其实是老板眼中的一块招牌,但他的确有时候也会担心自己对客人太过冷淡。

“他们也会碰你的手指么?还是其他的地方也碰过了……”贺天眯起了眼睛,让莫关山背脊发凉。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变态吗?”莫关山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这个男人小气又爱吃醋真是让人受不了。

呸,吃什么醋,真是晦气。

莫关山甩了甩头,把自己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可怕想法抛了出去。
 

接下来,他将奶油蘑菇浓汤送到了贺天面前,这时沙拉已经被贺天解决掉大半了,而莫关山的任务不只是为贺天做菜,他还要观察一下贺天对每道菜的反应,才能设计下一次的菜单。

莫关山多想舍弃这种职业病,对贺天这种人来说吃什么都一样,他根本不会在意一个厨师的良苦用心。

他惊讶地发现贺天的确不讨厌甜,那沙拉已经被乖乖地解决掉了,而且不是一边看文件一边解决的那种,而是仔细地吃完了。等到奶油汤的时候,贺天挑了挑眉,也许是不喜欢的因素占更多了,莫关山在心里悄悄记下了一笔。

莫关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开始给贺天煎牛扒。

煎牛扒的味道瞬间溢满了小小的房间,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交谈,却不再让莫关山觉得尴尬了。这种和谐的氛围就像自己已经为贺天做了很久的饭,而日常中的日常,就是贺天静静地看着文件,而自己开始打理厨房。
莫名地契合,就像一家人。

 
6-2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莫关山换了衣服打算骑车回家的时候,发现贺天还跟在他身后。这是才发觉大事不妙已经太迟了,贺天朝他挥了挥手然后向他走来。

“你别过来!我今天已经给你做过饭了!”莫关山赶紧蹲下来把单车的锁开了,正准备把锁拿出来的时候却被人握住了手。

贺天的手很大,刚好覆住了自己的手,贺天又帮莫关山把锁上好了,然后牵着莫关山的手,眼神闪烁。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今天的贺天很不对劲,莫关山这么想着。他没见过贺天这么紧张的样子,拉着自己就低着头走,完全没有看他,也没丢掉了平日的游刃有余。

他们走过了森所在的那个街区,这之后又穿过了一条街。应该不是去很远的地方,不然贺天应该会选择开车,莫关山也猜不透贺天的心思。

然后他们来到了街心公园。

七夕的这一晚,公园里十分热闹,不少颜色可爱的彩灯和装饰被挂在了树上。贺天二话不说把莫关山拉了进去,他从不知道贺天喜欢热闹的地方,但看起来并不是这样的,他不知道贺天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但看卖玫瑰的小姑娘都不敢上前搭讪的样子那是要杀人的表情了。

他们左挤右挤终于来到了人潮的尽头,然后是一段上坡路,人越来越少了。

“我说,你该不是想干掉我然后抛尸荒野吧……”莫关山有点无奈地吐槽掉。

“我想干你是真的,其他字去掉。”贺天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打趣着莫关山,后果当然是后脑勺挨了一大巴掌。

“快到啦,如果你觉得累我可以把你背上去。”

“不需要!”

当他们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半山腰,这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空荡荡的观景平台和几张长椅。莫关山跟着贺天来到了观景平台上,随着贺天的视线向外张望,看到了很多光点,或者孤独地闪烁,或者连成一片。原来自己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城市里,它并非是一片孤独的繁华。

晴朗的夜空能看到所有的星星,在山上会比在下面看到更多的星星,它们都一闪一闪地不说话。但带莫关山到这上面来走一趟并不是贺天的最终目的,就在莫关山还看着天空发呆的时候,贺天拉了拉莫关山的手,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看那边。”

是烟火和空气摩擦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巨响,那小小的花火光束在空中绽放成了一朵巨大的烟花,一开始只是单纯的白色,等人们已经忘记了那声巨响的时候,那些留在天上的星火才亮出不同的光。接着又是另一朵升空的花火,街心公园里的人们惊叹连连。

“喜欢吗?”

巨响过后,贺天轻声问着莫关山,而旁边的人早就愣住了。莫关山的脑袋开始有些转不过弯来,如果是朋友在七夕做这些也太奇怪了。

“我可是特地赶完了所有工作来陪你过今晚的,你可别拒绝我。”又是那种紧张的表情,莫关山都不懂他能紧张什么。

“喜欢,谢谢你。”他听着自己张嘴闭嘴说出的话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心的,但他看到贺天笑了,真是不可思议。

烟花还在放着,但他俩都听不到了,莫关山发现在自己过去的二十七年中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慢慢涌上心头。

贺天搂过了他的腰,挑起了他的下巴,漆黑的眸子注视着他让他乱了阵脚。贺天的眼里藏了很多东西,说得出的是一片星空,说不出的是一抹温柔。那眸子在自己眼前放大,再放大,然后莫关山闭上了眼睛。

他居然要被一个男人夺去初吻,但自己没有挣扎。

双唇交叠的时刻,莫关山不敢睁开双眼,他知道贺天还眯着眼看着他的表情,也许现在自己的脸很烫,或是别的,那震耳欲聋的烟花响还在自己的脑袋后面,而繁星就在他们头顶上的天空,直到贺天把一样东西塞到自己的手里他才停下了这个吻。

“很好,那你以后就把这个东西戴在身边,要是敢扔了它你就完了。”

那是一个戒指,虽然没有钻石但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我……”莫关山有些语塞,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好啦,知道你开心了,今晚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想去哪里都行,我陪你到天亮。”贺天又笑了,无可替代的、像孩子一样的笑容。然后他把莫关山抱在怀里,好久好久都不放手。

评论(13)
热度(29)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