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三山·完结】不曾知(11.5)(12)

#三山only
#目录
#11.5 七夕特辑 12 结局篇
终于终于完结啦~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们特别篇见x

11.5
“三日月,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山姥切站在三日月身旁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今天本丸的氛围有点不对,虽然所有附丧神都知道本丸里有那么几对情侣,但今天还是有些不同,比如本丸又凭空多出几对情侣来,比如那些情侣都更明目张胆了……这都是对某些单身附丧神不太和善的事情。

“似乎是‘七夕’呢。”三日月稍加思考后回答道。

自打审神者向附丧神们科普了一些中国节日之后,本丸里的节日活动变得更丰富起来,光是情人节就多了几个,连双十一这样的奇怪节日也入了附丧神们的法眼,这称得上是个与时俱进的本丸了。

“‘七夕’是个什么节日呀?”

“应该是个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吧,据说是因为有牛郎织女的传说而存在的节日吧,我也听说过‘乞巧’这种事呢。”

山姥切心里咯噔一下,原来三日月也是知道乞巧这回事的。

“嘛,管它什么节日呢,这个本丸快能把每天都折腾成节日了。”三日月笑了起来。

“说的也是。”山姥切仿佛被那笑容传染了一般,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会儿正是吃完晚饭的时间,山姥切和三日月在本丸里悠闲地晃荡着,他们也没打算出门去别的地方,这样的节日去哪里都很热闹,只有本丸很清静——他们就是图个清静。

虽然这个本丸不像苏州园林,一步一景,但它依然有审神者精心设计的成分在里面——也花了不少小判在这上面,可以说是建立在博多藤四郎的血泪上的美了。本丸那颗标志性的大树下放了一张大桌子,上面有些红布和几支黑笔,旁边还有一个投币箱。

山姥切站在树下抬起头向树上看去,果然有不少红布被绑在上面,虽然看不清写了什么。风一吹,这些布条随风舞动,好看极了。

“你想试试吗许愿之类的?”山姥切回过身看着三日月。

“我啊,我的心愿已经实现了。”三日月就这么看着山姥切,眼底那月亮仿佛闪着光,温柔的湖水能潮涌而出,愣是把山姥切看到脸都红了。

“别、别这么看着我!”山姥切低下头把被单扯了下来,又转过身胡乱向前走着。三日月笑了起来,拉起了山姥切的手。

“来,走这边。”

山姥切根本无心注意三日月把自己带到哪里去,反正去哪里都是散步,都是自己熟悉的本丸,没什么实际区别。直到他们踏上了那座小木桥,吱吱呀呀的声音引起了山姥切的注意。

“你知道牛郎和织女的故事吗?”

山姥切刚松开了揪着被单的手,没有回答三日月的问题。

“本是相爱的两个人,却被王母娘娘用一支钗划出的天河隔开,谁都不能逾越这条河,再相爱也没办法相见。”三日月注视着小桥下静静流淌的河水,有时候他总是不自觉地把自己和山姥切代入各种各样的故事中,或者波澜壮阔,或者惊心动魄,但事实上他们两个只是平淡无奇的两位附丧神。

“但是每年七夕,都有喜鹊为他们两个搭桥,让他们相见。只能每年见一次想来是很残忍的的事,但想想却觉得,他们已经很幸运了。”

那河水倒映在三日月眼里的光让山姥切看得出了神,他不知道为什么三日月的表情看起来如此苦涩,他的手心已经出了汗,他把藏在手心里的东西握得更紧了些。

“可是我们不是能天天见面吗?”

“是啊……”三日月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把山姥切轻轻拥入怀中。

他不想说,以后如果能一年见一次那都是多么幸运的事,他会记得吗?他会再次附身在本丸里某个没有生命的物件中睁开双眼吗?然后再续前缘,和他相恋之类的事情,他想都不敢想。

山姥切拍了拍三日月的背,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

“如果你喜欢这个节日的话,每年这个时候我都陪着你好了?去你想去的地方。”

“好。”

“对了,这个送你。”山姥切用手里的硬物戳了戳三日月的背,后者便松开了山姥切。一只黄色耳朵团状的兔子躺在了山姥切的手心里,而山姥切早就脸红得不成样子了,只靠被单恰好挡住三日月的视线。

“七夕乞巧……就是要送自己的手工给那个对象吧。”山姥切小声地说着,三日月拿起了那只小兔子仔细端详着。

“喜欢吗?不喜欢就还我了。”山姥切皱着眉抬起头看着三日月,而后者早就感动得说不出话了。

大概这就是笨蛋情侣吧。
 

12-1
       夏天像是永远不会结束一样,只要冬天不来,这个本丸就一直都是夏天,总有些人希望夏天永远不要结束,有些附丧神也是,就这么一直出出汗,听着属于夏天的风铃声在头顶回响,也是很惬意的事。

三日月又带着山姥切去了很多地方,多是他回忆中曾去过的地方,当事情再发生一次的时候往往不会再产生第一次那样的感慨,而山姥切也不需要感慨,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曾有些什么样的感慨。

所以三日月放弃了,也不是放弃,就是决定让事情不再按他写的剧本发生了。他要创造一些属于两个人的记忆,不管这份记忆能存在一小时还是一天。
“我们今晚去一个地方吧,你绝对没去过的地方。”三日月带着谜一样的自信冲着山姥切说着,让山姥切忍不住笑起来。
无论是土味情话还是最尴尬七夕回礼他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12-2
等到山姥切如约来到和三日月有约的那个地点时,他看到三日月在不远处的树下做着热身运动的时候,他觉得有一丝诡异。三日月见山姥切已经到了,便朝他招了招手。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本丸也不是个路灯很普及的地方,只能依稀凭着月光看到树的枝干,而当山姥切来到树下的时候,三日月以一个令人发指的漂亮翻身爬到了树上,着实把山姥切吓了一跳。

不枉他花了三天时间向鹤丸请教爬树的秘诀,总算在山姥切面前秀了一把自己的身强力建之类的想法不断涌入三日月的脑中。

“山姥切,你也上来吧?”三日月朝山姥切伸出手,然后把山姥切也拉了上树。但上树不是山姥切的最终目的,这棵树长在饭厅的旁边,简而言之只要爬地够高就能去到隔壁的屋顶。

山姥切跟着三日月向上攀爬,最后来到了旁边那屋顶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自己没来过也不会来的地方。

站在这个地方能把本丸尽收眼底,山姥切忍不住小声地惊叹着,刚来到这上面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害怕的,比如害怕摔下去,害怕三日月会松开他的手让他掉下去,但只要坐下来就没关系了,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山姥切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想找一个能把星空据为己有的地方,然后就想到这里了。”三日月朝山姥切笑笑,然后将目光投向天空。

有那么多星星在天上,让山姥切想起三日月说的,王母娘娘划出的星河,是不是将所有的这些星星都藏在了一条河里,还是一条宽广得像星空的河呢?

一切都那么安静,就像那些热得不像样子的夏夜,但不会让人喘不过气。

“其实来这里也不是为了看星星……”三日月话音未落,就有另一个声音盖住了他的话尾。

低沉的“嘭”一声,一个甩着金黄星点的闪耀光球冲上了天空,山姥切还来不及捂住耳朵,它就在空中绽放成一个巨大的烟花,无数小的星火从天空滑落,山姥切差点以为那些星火要落到自己身旁。

太美了。

是那次在狐妖的夏日祭上他没看到的烟火,但三日月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看到对方一脸惊讶的样子,三日月觉得自己总算是成功了。

又是一束窜上天的花火,散开后并没有急着展露自己的身影,而是在一些窸窣的碰撞声后没规律地闪烁着,就像星空。山姥切最喜欢的还是那线一样的烟花雨,在空中呈放射状绽放之后,它的轨迹绝不到此为止,而是在天空下留下向下坠落的痕迹,密集如雨幕。

他们俩从没像现在一样靠得这么近,只要三日月侧过头,就能挨到山姥切的脑袋。

“我送你的烟花,喜欢吗?”三日月看着山姥切,而对方还沉浸在烟花中没有回头。

“什么?”

又一个烟花散在了天空中,闪烁的那些光点伪装成了山姥切背后的星空。这会儿最安静了,除了一些其他附丧神的欢呼声,他什么都听不见。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三日月鼓起勇气朝山姥切大声喊着,随着另一声“嘭”,又一束花火从山姥切的背后升上了天空。山姥切的大脑一片空白,全线死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蠢,可是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他有些想哭,有些终止的信号从他的心跳中传来。
“喜欢。”

话音未落,三日月就吻住了山姥切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唇,温热又青涩的吻让山姥切不知所措,他的心跳都几乎要停止了,三日月又想将他搂进怀里,却扑了个空。

被三日月触碰过的那些地方,逐渐化成了透明的颜色,变成了易碎品。三日月睁开眼,山姥切真的被星光围绕着,只是那些星星都是从他身体里分解出的,飞向了四周。

连山姥切留下的眼泪都成了星尘,三日月哑然失笑,却留下了眼泪,温暖的液体沾湿了自己的手却落不到山姥切的脸上。

“原来,这就是你的愿望。”

山姥切笑着,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笑而不语。

然后在下一声震耳欲聋的烟花响中,消散在空中。

End

评论(7)
热度(40)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