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三山】不曾知(11)

#三山only
#目录
#快结局了!谢大家的厚爱嘿嘿嘿~接下来要进入大修阶段了,本子啥的敬请期待吧ww(暂定本子有附赠番外

11-1
山姥切国広睁开眼的时候,大脑无比清爽,有一丝如释重负。

如释重负?

山姥切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重负,大脑一片空白大概就是指他现在的状况了。他往身旁看了眼,两个兄弟都还没醒,障子门上的纸微微透出白光来,天已经亮了。山姥切披上了被单,轻轻推开了障子门。

“早。”身着蓝色棉衣的三日月头也没回,端着茶杯朝杯中冒出的白烟吹气。

“早……”山姥切在脑海里搜索着“三日月宗近”这个人物,却没有什么结果,也许是半夜里审神者突然走了好运得到了这把刀以及它附赠的附丧神吧。山姥切的心事藏都藏不住,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初次见面,我是三日月宗近,不如你带我在这本丸里走走吧?”三日月朝山姥切笑了笑,伸出了手。后者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他的手。

这会儿还是天刚亮的时候,除了负责做早餐的附丧神,大多数其他的附丧神还没醒。和第一次见面的附丧神就这么牵着手走路真的很奇怪,他也听说过三日月是个比较自我的附丧神,但这种程度倒不会让他感到讨厌。

应该说,他不想放开手。

山姥切低下了头,盯着自己的脚尖,还是牵着三日月随意走着,走到一个功能区就小声地介绍下名字,又走过了。三日月倒是很耐心,无论对方绕着温泉走了多少圈都任由他拉着。

这是个露天的温泉,抬头一看就是一颗参天大树,在这个季节他的枝干上还挂着不少枯叶子,风一吹,又带了一些叶子飘进泉水里。每每要泡的时候,都要事先拿网把飘在上面的叶子捞干净,当然也有不少附丧神喜欢和叶子一起泡澡的,喜欢和塑料小鸭一起泡的当然又是些例外了。

山姥切喜欢闻着温泉水的味道,氤氲的雾气就像他的心事,白雾飘到他的脸上,痒痒的。

“山姥切,你看。”三日月晃了晃山姥切的手,指了指那颗高大的树。山姥切一抬头,便被那复杂交错的枝干迷住了,是一种说不出的美。不像初冬的时候那灰色的毫无生气的天空,这会儿的天空是清澈的,虽然还有些弥蒙,但让人觉得很舒服。

山姥切闭上了眼睛,早风吹过他的脸,发丝挠得他的脸痒了起来,害他笑了。三日月也笑了。两位附丧神就这么站在树下,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终于陪你看了你想让我看的风景。
三日月心想。
 

他抬起头打量着这棵树,也许是木棉树,又或是凤凰树,想象着他还长满叶子,或是繁花似锦的模样。纠缠的枝干多像世间的人和事,剪不断,理还乱,却有另外一番美感。他们连着的手就像树枝,从两人相连的羁绊中长出头脑与四肢,还有越来越扯不清的情感。

他笑了,他很乐意就这么和山姥切纠缠不清,如果能纠缠一辈子那更好。可惜了,时间已经不够,他要找出山姥切想要实现的那个愿望。

这就是他存在的意义罢。
 

11-2
“三日月,你托我买的雪糕我买好了,你要干什么?”审神者提着一袋雪糕,一手递给三日月,一手收下了他递来的小判。

“买来尝尝哪个最好吃。”三日月朝袋子里数了数,的确有不少不同种类的雪糕,他满意地点点头。

“呃……行吧。”审神者犹豫了一下,想着这些附丧神对身体应该没什么概念,给他们上一课也好,让他们尝尝拉肚子的滋味。

“谢谢您,我先走了。”三日月一脸喜悦地提着雪糕出了门,留下审神者笑着摇摇头。

三日月很快就走到了堀川派的部屋,巧的是堀川派的三位附丧神都在,正喝茶聊天。

“是三日月殿!咔咔咔,快请坐,小僧给你倒杯茶。”山伏国広连忙从矮桌上拿多了一个杯子,又抽出一个杯垫,倒了一杯绿色的煎茶,堀川国広又找出了一个坐垫,放在了他和山伏国広之间的空位,还给三日月拍了拍坐垫上的灰。

“请坐。”堀川国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倒是让三日月有些受宠若惊,将一袋子雪糕放在了中间的空位。

“我买了一点雪糕,大家一起吃吧。”三日月话是这么说,却只看着山姥切,而后者只盯着那袋花花绿绿的东西。

“雪糕……”山姥切学着那读音念叨着,眼里有些带疑惑的好奇,那冷得冒白气的东西的确吸引了他的兴趣。

“不试试吗?各位。”三日月露出了一个得体的笑容,然后随便拿了两个冰棍递给了山伏和堀川,大家自然都是有些好奇的。山伏接过了冰棍,爽快地撕开包装,一口咬掉了冰棍的一块,咀嚼了起来。

“咔咔咔,真是对牙齿的修行!”山伏三下两下就把冰棍吃完了,嘴里还嚼着,似乎真的在和牙齿做对抗。堀川小心地撕开了包装,舔掉了已经融化的部分,又眨眨眼睛。

“真甜……”堀川又舔了一口,笑了笑。看着两位哥哥的反应,山姥切也拿起了一个盒装的雪糕。刚打开雪糕盒盖子的时候,丝丝寒气扑面而来,山姥切的眼里闪着光。

三日月把吃雪糕用的勺子递给了他,山姥切接过勺子挖了一点放到嘴里,发现果然好吃,就大口吃了起来。三日月突然发现,也许堀川派的三位都很喜欢吃这些东西,日后若是有事相求说不定派得上用场。

但事情总是有一些事与愿违,先不说这不是和山姥切单独相处的场合,当三日月摸索了一个糯米糍打算吃的时候,吃的时候,山姥切已经吃完了一盒。

山姥切忍不住伸出手摸上了另一盒雪糕,看见三日月又有一些躲闪,缩回了手。

“没关系,吃吧。”三日月朝山姥切笑了笑,后者感激地点点头,便又拿了一盒雪糕。

这之后,山姥切国広的“第一次”吃雪糕并没有成为很美好的回忆,反倒是切身体会了爱惜身体的重要性,毕竟在三日月的纵容下,他也数不清自己吃了多少雪糕,反正一大袋雪糕被堀川派解决得干干净净就对了。

三日月开始感到有些疑惑,山姥切的愿望难道是这样的么?但看到他难受的脸色,他总觉得有些不对。

“到底是什么呢……”

三日月在走去拿药的时候,喃喃自语道。

评论(2)
热度(23)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