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贺红】Cooking!(4)

#贺顶红,Boss x Cook
#目录,负责任地说,本章傻白甜
开始吧~

4-1
十年前。

清晨,大多数人还没醒的时候,莫关山打算出门了,这是他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每天早上先去买些新鲜食材,这样母亲想做饭的时候就不用再出门了。母亲的身体不太好,要多多休息才是。

他在玄关处穿着鞋子,准备开门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小婴儿的哭闹声。也许是隔壁家的小孩被饿醒了吧,太小的婴儿还分不清日与夜,没有时间的概念。一开门,他就愣住了,不知道是谁把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小婴儿忘在了他家的地毯上。直接跨过去总感觉不是太好,莫关山又把他抱了起来,他还不太会抱一个婴儿,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那孩子到了他怀里就不哭了,但开始打喷嚏,他开始心软了起来。

“啧……真麻烦。”

怎么说这都还是冬天,也不知道他在门外睡了多久,还是先抱进来吧。莫关山把他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把暖气开了——他平日都不舍得给自己开暖气。

“我出去买点东西,你可别把我妈吵醒了。”莫关山凑到了那小孩面前一脸凶相地瞪了他一眼,不想小家伙居然一点都不怕,还伸出小手拍了拍他的脸,又笑出声来。

“老子不跟你耗了,走了。回来再想怎么处理你。”
 

这之后莫关山一直没想好好怎么处理那个小孩,他本以为买完菜回来自己就应该想好了,没想到他自己开始动手给那小孩煮起小米粥来,还买了些奶粉。

更没想到的是,他开始喂那孩子的时候居然一下子把想要送它去孤儿院的事给忘了。
 

“也许是哪个亲戚还以为我们家开着饭店,家里困难就送过来了吧。”吃早饭的时候,莫妈妈看了一眼那个还睡着的孩子,随意地猜测道。

那并不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感觉已经满月了。那家人怎么忍心呢?莫关山看着那孩子熟睡的样子,都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他的脸软软的,脑瓜上有些刚长出来的毛,颜色很浅,透着点红。

“如果把他放在这里的人还没走远的话,我们去试着找一下吧?”莫关山看了看那小孩的尿布,像是还没换多久的样子,顺便还发现这是一个男孩。

“人家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把他放在我们门口呀,如果他要抱回去早就抱回去了,还能等到他都着凉了吗?如果他想把孩子要回去,一定回来找我们的,我想他把他放在这里的原因,就是觉得以后好找吧。”莫妈妈放下了碗筷,看着那个小家伙又笑了起来。

“他长得还挺像你小时候的,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莫关山注意到他眼角有一颗小痣,也许是娘胎里带的。他把小孩从小被子里抱了起来,才发现他的身下还压着一张纸条。

“思空……?妈,你看,这里还写着他的生日呢。”莫关山把纸条递给了莫妈妈。

“这要好好收起来才是。”莫妈妈看了一眼纸条,就起身把纸条收进了房间。

 
4-2
“阿爸,有人找你!”思空看到莫关山的手机亮了起来,朝还在洗脸的人喊了一声。

“是谁?”

“是个没有备注的人,不过他要阿爸给他做饭诶……好奇怪。”

闻言,莫关山的脸黑了下来。

“别管他。”

“那那那,阿爸,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思空的眼睛亮亮的,拉着莫关山的手臂一副期待的样子。

“我们一会儿去买菜的时候再决定吧。”

“好~”思空回应了一声就跑开了,莫关山这才松了一口气,拨通了贺天的电话。

 
“喂?贺天,我不是给你做过饭了吗,你还想怎么样。”莫关山的语气充满了不耐烦。

“早啊,小莫仔~终于起床了吗。其实你不给我做也没关系,你马上把钱一分不差地还我就好了。”电话的那端传来了男人慵懒的声音。

“你……我现在只有两万在手上,都给你。”

“那不行,我借你钱可是要收利息的。不过我也不想收你的钱做利息,那就太没意思了……所以现在起,如果我有什么你可以满足的要求,你最好满足我,就当是利息好了。”隔着电话莫关山都能听到贺天忍不住的笑声,他更生气了。

“卧槽,贺天你这个混蛋!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种人!你最好想都别想,钱我会还的利息也是,挂了!”

看来是时候和寸头提一下这件事了,但他也是知道寸头家的情况的,只觉得有些难以开口。但这货欠的可是赌债,无论如何也得让他注意一下才是,也许得揍一顿才好。

莫关山叹了口气,最近到底是犯了什么东西,什么坏事都能撞到他头上,还招惹了那样一个难缠的债主,麻烦大了。

“操。”莫关山抓了抓头,眉头皱得更紧了。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他要让贺天再也不敢缠着他让他做饭。
 

4-3
莫关山把菜买了回来,由在橱柜里翻找了一下,找到了一个颜色可爱的塑料饭盒,又把卷寿司用的竹帘找了出来。

“做那种小学生喜欢便当一定能把他气死。”莫关山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他忍痛买了一点三文鱼,用家里的刀三两下就处理好了。又把青瓜切成和三文鱼差不多的条状。还好家里有点用剩的肉松,不用买新的。

把寿司卷做成小孩子喜欢的动物造型对他而言从来就不是难事。他卷好了一粗一细的两个寿司卷,切好之后拼成了三个兔脸造型的寿司卷。又开了煎锅做了煎蛋卷,煎三层的好功夫倒是将鸡蛋卷得越来越好看了,他把头和尾切掉,尝了尝味道,然后把中间的部分切好放进了便当里。

“就算是为了气死贺天,这个便当也不能做得砸了招牌才是。”他要让贺天看到这个便当就不想吃,要让他的同事看到他打算吃这个便当就笑话他,然后以后再也不找他做饭!这么一想他更开心了,将一点蔬菜切丁做成了沙拉,拿出两个食用纸垫,将沙拉放了进去。

不过这么一点是肯定不能让贺天吃饱的,他又搓了两个梅子饭团。最后,将所有做好的东西都放进那个便当里,看着饭盒被塞着满满当当的时候,莫关山的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阿爸,今天中午吃什么呀?”莫关山刚盖上饭盒,思空就从墙边蹭了出来。

“这个……”莫关山突然才发现,原来光顾着给贺天做便当,把自己和儿子的午饭都忘了。他回头看了眼剩下的材料,又转头对思空说。

“那我们来搓饭团吧。”

“好耶!”

心想着,还好把那豪华的便当盖了起来,不然那个小家伙肯定得闹。
 

4-4
贺天一接到莫关山的电话,蹭地一下就下了楼。虽然对方将撞了便当的袋子塞了给他就走了,但他还是很开心。

只是见一面就那么开心,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个傻子。

贺天一脸的欢天喜地成功地吸引了众多女员工的好奇,他甚至还主动和她们打招呼,真是不可思议。到了饭厅,他搜寻着见一和展正希的影子。

“贺天!这边——”见一朝贺天招招手,展正希也朝着贺天点点头。

贺天迫不及待地走过去炫耀着自己手上的便当。

“看!这是小红毛送给我的便当。”贺天得意洋洋地说着,一边打开了便当盒的盖子。

“哇——没想到小红毛真的那么心灵手巧啊!”见一看着便当盒里精致的寿司卷,羡慕得口水都要掉下来。

“人家送你的?你该不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别人给你做的吧。”展正希在一旁小声吐槽道。这是他难得休息的一天,却因为见一还要工作就只能在公司里陪着他吃午饭。

“就让他欠了我一点人情。”

“欠你人情的都没什么好下场吧,我和见一就是两个活生生的例子。”展正希无奈地摊了摊手,然后开始吃他和见一两人点的菜。

贺天还是第一次带着便当来饭厅,理所当然地吸引了很多路人的目光,有人好奇便当的内容是什么,也有人好奇是谁给贺天做的便当。自那之后贺天每天都能收到不同的女员工做的各色各样的便当,而且还要拒绝掉,那就是后话了。

那些好奇内容的人,看了一眼那个便当,大多都会下意识地噗嗤一笑,然后把贺天当成是喜欢吃小孩子便当的人记了下来。打算下次做便当的人当然只有好好学习的份了,合理的样式搭配和荤素结构,怎么样才能博得贺天的喜爱呢?他不是最喜欢吃肉了么?

贺天倒是大方地享受着别人投来的目光,他把这些目光一律归为羡慕的目光并不接受反驳意见,平时的仔细和冷静全没了,等到大家都看过一遍他才开始吃,就像个炫耀新玩具的小学生。

真正羡慕的人也不是没有,比如见一。

“那个兔子卷让我试一下嘛——”见一朝贺天的饭团伸出了筷子。

“不行。”贺天伸出筷子把见一的筷子挡了回去。

“那,那鸡蛋烧可以吗?”

“不行。”

“沙拉总可以吧……”

“不行。”

展正希看不下去了,只好开口道。

“我回去给你做,行了吧?”

“不行!”这回到见一嚷嚷了起来。“你做的肯定没有红毛做的好吃!”

“你怎么知道?”展正希挑起了眉毛,他决心下次对莫关山的厨艺发出挑战。

“人家是厨师好不好。话说我好像不止在和乐见过他耶……好像还在别的餐厅工作。哦对了,是上次和那堆有钱人去的那家西餐厅吧,叫什么……森?”

贺天不置可否,其实他还没去过那家西餐厅。

“晚餐时段,在包间的客人是可以请厨师出来表演厨艺的,虽然我觉得用表演来形容不太合适,不过我好像就是那个时候见到莫关山的,那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那张臭脸有什么好看的,不过也许是我的关注点不太对。”

“哦?那我们下次可以去试试。”贺天满意地笑着,一本正经地给他心里的计划一个满意的答案。而关于莫关山的便当——他真的太满意了,充满着心意和完美口味的爱妻便当,以后让他每天都做一个才是。

————
作者的一点碎碎念

很高兴你看到了这里,我知道我写的东西实在不咋滴。最近挺想进步的,无论你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是关于我的文的,都可以告诉我哦!
感激不尽呜呜

评论(2)
热度(32)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