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贺红】Cooking!(2)

#贺顶红

#Boss x 主厨 这样的设定

#点击进入目录

#我相信你们应该猜不到后面的情节hhh~(指的是比较久之后的情节),这次毛毛和贺扒皮又发生了啥呢,快来看吧~↓

2-1

“贺天,你是猪吗,你要吃到什么时候?”见一百无聊赖地吸着店家送来的柠檬红茶,看着贺天吃完一碟又一碟寿司。而旁边的展正希也只能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

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少了,贺天也基本把菜单上有的都吃了一遍,从手卷到小卷,特色的、普通的,几乎都尝了一遍。他就是喜欢看莫关山为自己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他怎么能让那一群小屁孩霸占掉他的全部时间呢?

“你这样吃下去,这一顿我就不请客了。”展正希眯起了眼睛打量着还在吃的贺天,后者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还忙着做寿司的莫关山。

“没事,我请。对了见一,交给你一个任务。”贺天的目光终于从莫关山的身上移开了,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绿茶。

“帮我搞到那个红毛的微信,我要加他。”

“卧槽,你要干嘛。你该不是要干些违法犯罪的勾当吧。”

“你别管,明天我给你算三倍工资。”

“不行,五倍。”

“成交!”

只见见一吸了一大口柠檬红茶,然后朝门口的收银台走了过去。他当然不会蠢到直接去问那个红毛拿微信,问他的同事也是一样的。收银的是一个年轻和善的小姑娘,她就是个很好的目标。

“你叫……小惠,是吗?”见一靠在了收银台上,看了一眼小惠胸前的名牌,朝正在清算的姑娘露出了一个笑容。

“是的,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呢?”听到人声,小惠习惯性地展露了一个笑容。

“那边那个红毛帅哥的微信你有吗?有的话给我一下吧~以后我们会多多光顾你们店的哟。”见一和小惠交换了一个眼神,见一又贼兮兮地更凑近了小惠一点。

“那个红毛还没有恋人吧?”

小惠叹了口气,拔了张便签开始写了起来,又念念叨叨地说着。

“唉,最近都不知道多少人来找我要他的微信了。自从莫总厨从后厨出来,找他要微信的真是什么人都有啊。”小惠飞快地写好了莫关山的微信号,然后塞到了见一手里。

“不过他不会加陌生人的,你还是放弃吧。不过他也没有恋人就是了……”小惠看了一眼莫关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样吗,谢啦~”见一拿到纸条之后没忘记向小惠抛了个wink,后者能回应他的自然也是一个笑容罢了。

 

2-2

凌晨两点,见一已经靠在展正希肩膀上睡着了,展正希也靠在长座椅上闭上了眼,在收银台的小惠也开始打起了瞌睡,只有莫关山还在完成着贺天因无理取闹留下的长长的菜单。贺天自然是不困的,店里只剩下他们这一桌了,只是贺天的厚脸皮让店家不好意思关门而已。

突然,红毛身后的厨房门里冲出了一个棕发男,他在莫关山耳边说了几句,后者便放下了手里正在完成的寿司,和棕发男一起进了后厨。贺天并没有很在意,也许是后厨出了点小事故得让主厨去看看。

但过了五分钟之后,贺天逐渐意识到事情也许没有那么简单。店里安静得诡异,只能听到空调工作的声音。贺天伸手把展正希拍醒了。

“你和见一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你们不用等我了。”看展正希点头答应后,贺天离开了卡座,路过收银台的时候从钱包里随便抽了一叠钞票放在了小惠旁边便出了店门。展正希试图拍醒熟睡的见一,失败了过后便只好把人背了起来,出店门之前又推了一把在打瞌睡的小惠,告诉她可以先下班了。

 

贺天一出店门,就朝本能地朝店旁的深巷冲了过去。那是堆放着一些厨余垃圾的深巷,平时并没有谁会特地留意。

当贺天跑进那深巷的时候,角落已经躺了一个寸头男,他身上也穿着厨师的制服,想必是莫关山的兄弟了,而那个棕发男也被打倒在了一旁,只见一个白发的男人揪着莫关山的领口,将其摁在墙上。

“咳……你不要欺人太甚了。”莫关山咳出了一点带血的沫子,眼神还是不变的锋利。

“是寸头欠了我二十万,你问他都去干嘛了,赌马?呵,借了我蛇立的钱还想欠着不成。”白发的男人也毫不示弱地盯了回去,眼里还带了一点笑意。

“虽然你是个厨子,但身手还不差嘛……就是少了点锻炼。你这么想替他出头也行,要是你来给我当马仔,或者让我废掉你一只手,寸头就算还清了我的钱你看怎么样?”

“啧。”贺天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从后面揪住蛇立的领子然后摔到了巷子的另一面墙上。蛇立一个踉跄摔坐在地上,打量了下来者,便一下站了起来,然后朝贺天挥拳。贺天并没有打算接住那一拳,轻巧地躲过之后,抬脚从蛇立的腰侧飞踢了过去。

他给莫关山制造了一点离开的时间,后者也意会地先离开了原来的地方。

“你先去看看你的兄弟怎么样了,这里交给我吧。”贺天头也不回地交代了一句,莫关山点了点头便朝倒下的两个冲了过去。

一个飞踢自然不能让蛇立倒下,相反,他掏出了一把像钉子一样的小刀,正要向贺天的脖子刺去,不想却被贺天握住了刀刃,将小刀抽出扔掉。而后被贺天摁住肩膀再一次撞到墙上。

“我说,贺总,您怎么也喜欢掺和我们这些星斗市民的私事?”蛇立揉了下自己的脖子,又朝贺天笑道,后脑勺的钝痛还没让他清醒过来。

“二十万吗,我给你就是了,别再找他们麻烦,滚!”贺天朝蛇立的腹部狠狠地踢了一脚,后者只能闷声哼了一下,贺天从口袋里掏了张卡扔了给蛇立。

“多的就当是你的医药费了,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贺天最后瞪了蛇立一眼,对方识趣地拿着卡站了起来,朝巷子深处走去。见蛇立走远了,贺天才转身去找莫关山。

“幼稚啊,贺天。”蛇立蹲下捡起了被贺天扔远的小刀,回头看着贺天朝莫关山走去的身影,勾起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2-3

见莫关山朝自己走来,贺天松了口气,又立马勾起了一个笑容,走到莫关山身边搂住了他的肩。

“我替你换了那二十万,你是不是该给我做饭了?小莫仔。”

“切,你又不是替我还的,凭什么?”莫关山意外地没有拒绝贺天的搭肩,只嚷嚷了这一句。

“就凭我不仅还了二十万还为你受伤了。”

闻言,莫关山才注意到自己的肩膀处传来了一点温暖湿润的感觉,原来是贺天手上的手里流出的血,他沉默了一下。

“去厨房吧,我给你的伤口撒点盐。”

贺天牢牢地搂住了准备走回店里的莫关山,又掏出了车钥匙朝自己的车摁了一下解了锁。

“哪里也别想去,先去我家。”

“我收拾一下东西不行吗,傻逼。”

“行,我在门口等你。”

 

莫关山打开了店里的灯,这座孤立的日料店再次发出了暖暖的黄光。贺天将背抵在门框边,点亮了一根烟又深吸一口,吐出一口烟雾,就像在等久未归的恋人回家。

评论(4)
热度(50)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