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

#烛压切only,杀手x杀手

按长谷部的计划,他们终于来到了这一步。

此时他们就像真正地拥抱在一起一样,紧紧贴着对方,烛台切的肚子上抵着长谷部的匕首,而长谷部把他的手枪踢到了一边,他固定着烛台切的肩膀,他动弹不得。
只要长谷部稍稍用力,将匕首捅入,他就能完成他的任务了,得到主人的赞赏,是所有人以为,也是他自己以为他最想要的。

但他用不上力,他总是在徘徊,犹豫着要从哪个地方捅进去。

如果不能完成这个任务,后果也是毁灭性的,这样没用的杀手估计活不到能看见明天的太阳的时候,长谷部自嘲地笑了笑。

“我一直在想,怎么样才能毁灭一个完美的杀手。”烛台切附在长谷部耳边轻声说着。

他突然握住长谷部的手,毫不犹豫地捅进了自己的肚子里,伏在长谷部肩膀上的脑袋缓缓吐出了一口鲜血。
烛台切没有喊疼,他不是完美的杀手但至少也是个优秀的杀手。直到长谷部感觉到了肩膀上温暖湿润的触觉,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烛台切倒在他的身上,又缓缓地跪下,长谷部只能抱住他一同跪倒,保持着那个很像拥抱的姿势。

“无论是吻你,还是和你做,你都不会有任何反应,我想你真的爱着你的主人吧。”烛台切闭上了眼睛。

“有时候我也希望你会看着我,知道有一个人还爱着你。”烛台切把头埋进了长谷部的颈窝,笑了起来。
“这次,我只想你活下去……”

那温润的呼吸不再让他的脖子痒痒的,那个男人逐渐冰冷的躯体就在他的怀里。

他突然想起了这个人做的料理的味道,想起了他的吻的温度。想起了自己尝试笑起来的感觉,想起他拉着自己看过的星空。

他那接近透明的藤色的眼,流出了透明的眼泪,他甚至做不出一个悲伤的表情。

他不再是个完美的杀手,但至少是优秀的。

评论(6)
热度(29)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