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烛压切】冒冒失失的那个人是谁?

#烛压切only,就是篇糖,虽然今天并不适合发糖

#琢磨了两天的脑洞子,再不写要烂掉了,趁周末就任性下下吧

#祝食用愉快~

晚上十点,夜晚刚刚开始的时间,也是花店要关门的时间了。往常的这种时候已经不会有其他客人来光顾他的花店,除了那些冒冒失失的小伙子——急着找一束花来送给某个即将要见的人。

今天似乎也没有这样冒失的小伙子就对了。长谷部收拾着散落在桌子上的花枝,藤色的眸子里映着每片花瓣的颜色。某些放置了比较久的花,等不到被买走,就已经开始枯萎了,或是落下。花店里不全是娇艳美丽的鲜花,每天这个时候他就要清理一些这样的花,偶尔他能将这些花收集起来用在其他地方。

他至今也解释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成为一个花店店主——安稳到没有一丝波澜的职业,除了偶尔要应付一些被爱冲昏头脑的年轻人,仿佛没有其他乐趣。他深知每种植物身体里的“物语”,并不是“花语”那么简单的东西,是植物的“话语”。从实验室走出来的时候才开始知道这些事情,是不是太晚了呢?长谷部不时会这样想。

戴着手套处理着最后一批带刺的花枝,一丝不苟地将这些部分放进垃圾袋之后,长谷部瞄见自己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还能听到手机的震动声。还没到下班的点,手机还保持着静音的状态,放在桌子上。他几乎能猜到是谁打电话来,抑制住心中的期待,把手套脱下放在一旁,确认过应该没有客人再会进来,他拿起了手机。

“长谷部君?晚上好啊。”是烛台切光忠的声音。

“晚上好,今天你倒是记得打电话给我啊,烛台切。”长谷部站在花艺桌前,盯着墙与桌子之间的缝隙。

“诶——我昨天可没有忘掉吧?难道我又算错时差了?”手机的那一端传来了男人故作不满的声音。

“是,算错了,你是前晚九点打电话给我的,现在差的时间可多了。”

“抱歉抱歉,今天没有犯这样的错误吧?”

听着这样的话,长谷部微不可察地笑了笑。

“原谅你了,你那边现在几点?不如早点休息吧。”

“所以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就说要我去休息,不打电话给你你又……”像是被什么打断了一下,光忠停下了和长谷部的对话,和别人交谈了几下。长谷部有点听不清那边的对话,听起来不像是用外语交流。长谷部有点疑惑。

“刚刚的话我果然还是不能说完吧,不然你会生气的。”光忠几乎是笑着圆回这句话的。

“你在哪里?”长谷部皱着眉头问。

“不告诉长谷部君的话长谷部君会生气吗?”光忠走出了刚刚所在的那个地方。

“看来关心你也没什么价值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我想挂电话了。”长谷部将手机从耳边拿开,但还听到最后一句。

“呐呐——再等我一下,长谷部君?”

长谷部果断地挂掉了电话,没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的风铃响声。

那响声和店里挂在门上的风铃的响声同时响起。

都这个点了,还有哪个冒失的小伙子……长谷部还没转过身,就听到有人轻车熟路地把什么放到了桌子上,转身就从背后抱住了他。

“喂喂,你是来打劫的吗?我钱也没有人也不年轻了,你想要的话我只能把店里的花送给你了。”长谷部打趣地说道。

“诶~长谷部君就是这样迎接归来的恋人的吗?好冷漠。”光忠轻轻地在长谷部耳边说。

“我可没有被吓到啊,你先放开我,现在还在店里,街上的人都能看到呢。”长谷部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耳前的碎发顺到耳后,刚好让烛台切看到了他红透的耳尖和脸颊。

“啊啊,这样的话就没有惊喜了。”

虽然看到这样的表情就能算是礼物了,光忠在心里补充着。

“对了,我把你爱吃的大福买回来了哦。”

长谷部沉默了一下,挣开了光忠的怀抱,转过身对着他说。

“……我想吃你做的。”长谷部低着头小声命令道。

“是是,那我现在能提前拿我的报酬了是吗?”光忠笑着轻吻了长谷部的唇,在后者极其害羞到往后缩了缩的状态下。

“不好意思——请问花店还营业吗?”玻璃门外传来一声询问,长谷部连忙把光忠推开了。

 

谁才是那个冒冒失失地闯进花店的,被爱冲昏头脑的人?

评论(4)
热度(53)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