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烛压切】“沙漠之鹰”

#cp=烛压切

#现已加入合集,不再更新目录啦~

“长谷部君不问我要带你去哪里吗?”

天边刚泛起鱼肚白,穿着大衣的两人手牵着手走在路上,经过路灯下的时候,影子时而叠在一起,又再次分开,他们一路无言,直到烛台切光忠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嗯……那,你想带我去哪里?”长谷部抬起头看了看烛台切的脸,对方也回过头来看着他,然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到了就知道了。”

“你看吧,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长谷部赌气似地将手从烛台切的手里抽了出来。

“可是,我还是想听长谷部君问我。”烛台切盯着前方整齐的路灯,呼出一口白气。

“……无论你带我去哪里,都没关系哦。”长谷部依旧看着烛台切,淡淡的藤色眸子仿佛闪闪发光。

“真狡猾啊,长谷部君。”烛台切再次拉上对方的手,将两人的手一起放入上衣口袋中。

“彼此彼此。”

 

他们来到一个独立的靶场,除了他们之外没有其他人。烛台切掏出了自己的卡,把两人刷了进去。来到那挂满武器的墙前时,长谷部的神色也没有丝毫的变化。烛台切拿了两个隔音的耳罩,几乎没有犹豫就拿了一把手枪,他们谁都不说话,来到靶子前时,烛台切让长谷部站在自己身旁。

流利的动作,从开保险,到举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长谷部就在旁边看着,一个满分的五十环。

“这墙不错。*”

两人都戴着耳罩,长谷部说的话没让烛台切听到。又完成了好几发,烛台切将手里的枪交给了长谷部。

长谷部打量了下手里的枪,又耸耸肩,仿佛在暗示他也不知道怎么用。烛台切先教长谷部如何打开保险,然后是如何瞄准,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烛台切的手覆在长谷部的手上,每一个动作都是一次教学。

莫名暧昧的姿势,仿佛在用心跳来交流。烛台切将长谷部圈在了怀里,又将下巴抵在长谷部的头顶。长谷部就像他的牵线人偶,一举一动都被烛台切控制着,直到又完成了一次射击。

长谷部不得不佩服,烛台切是个很优秀的射击者,让他怀疑无论是谁在他怀里,他都能这样冷静地完成射击。他曾经很讨厌枪支,只因为那些巨大的响声总让他惊慌失措。这次射击也不例外,即使隔着耳罩,“沙漠之鹰”的巨大响声也能略闻一二。

到了第二次,烛台切就将手枪交给了长谷部,似乎想看他也演示一次。

长谷部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犹豫了,同样流利地完成了一套流程,只是精准度稍有欠缺。烛台切有些惊讶,毕竟这样的流畅度不是第一次射击的人所能达到的。

长谷部将枪抛给了烛台切,又将耳罩拿开放在放着弹夹的桌子上。烛台切仿佛收到暗示,也将耳套拿下。

 

“光忠,你有听说过织田吗?”说这话的时候,长谷部将自己的大衣脱了下来。

“嗯,略有耳闻。”

“织田信长是我的养父。”

烛台切有些惊讶。那个以制//毒闻名的织田家族,竟然和长谷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你也猜到了,我以前是什么身份了吧。”长谷部叹了口气。

“那场大火让织田家族就此覆灭,我还以为和那个家族扯得上关系的人早就消失了,没想到在这里就能遇到一个。”

“毕竟是养子,和其他的杂鱼还是有些不同的。”

长谷部突然笑了起来,三步两步走到光忠面前,伸手抚着他被眼罩遮住的那只眼睛。

“我们都是和火有未解之缘的人看到你我就想到了伊达政宗,没想到你们不单只是像,还是有关系的。”

“怪不得长谷部君总是那么从容呐。”光忠顺势将手搭在了长谷部的腰上,两人看起来就像一对正在谈情说爱的恋人。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这一辈子,那关于杀//戮的罪孽,是永远都洗不清了。”长谷部也伸手环抱住了光忠,后者低下身将额头抵在长谷部的额头上,嘴唇不时地在长谷部的唇上印下浅浅的一吻,直到对方忍不住捧住他的脸,将唇舌深深奉上,两人才交织在一起,难分难舍。

*“沙漠之鹰”: 以色列制造的一把手枪,因为响声巨大而没有被jun/jing方采用,其威力较大,可以穿透薄墙,有少数人采用它来自卫,狩猎等。

评论
热度(11)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