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三山】Love letter

*三山,学院风三十题,合作向更新,队友 @叶-宿雨 

*前情回顾:  目录

*纯情傻白甜,校园ooc,没有问题的话就?↓





11 帮老师搬试卷+14 借笔记

 

“那个...请问你是山姥切国広吗?”

 

被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声叫住的时候,山姥切疑惑地顿了顿,停下了脚步。本来他正搬着一大沓数学作业走在前往办公室的路上,现在他不得不回过头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脸上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吓到了对方,女生看着他愣了愣,眼神有些逃避。

 

“怎么了吗?我想我们还不认识...”山姥切打量了一下她,看领结的颜色是和自己一个年级的。

 

“是的,不过我还是想请山姥切同学帮个忙...!”女生稍微纠结了一下,还是开了口仔细看看不难发现她的脸颊有点红。

 

“之前在饭堂的时候,看到你和三日月学长他们一起,想必关系不错吧...还请你把这个转交给三日月学长!”说着她把拿在手上的信递给了过去。

 

山姥切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接过了女生手上的信,内心自然是吐槽着这仿佛脑残电视剧一样的情节,不过三日月的确也有主角光环就是了。

 

“...我今天下午就去给他好了,你放心吧。”山姥切将女生的信放进裤袋,朝她微微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我就知道山姥切同学一定是个好人。那我先告辞啦~”看着山姥切收下了信,女生开心地笑了,最后朝山姥切微微鞠躬后就离开了。

 

或许没有人相信薄薄的纸张也会有温度,山姥切却能感受到那封信在他的口袋里渐渐发烫,几乎烫伤他的大腿。那一定是给三日月的情书吧,作为朋友的自己,的确是十分适合作为传递情书的角色,但却意外地觉得心有不甘。

 

难道她不知道三日月是风纪部的部长吗?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她...虽然内容可能只是告白并没有要求有更多的进展。被委托了这样的事,总是有些惴惴不安,虽然还是照常搬完了试卷,拿到了老师留下的纸条,走回去布置作业,却一直在想信的事。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将这烫手的情书飞快地塞进抽屉,仿佛那是自己写的。

 

忍不住想,三日月看到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见惯不怪的?还是会窃喜呢。不过又不是我的情书,似乎已经想太多了,发热运转的大脑,在额头碰到冰凉的桌面时才慢慢开始冷静。要用什么理由去找三日月呢?给自己一个理所当然的理由,一个让自己安心的理由。

 

 

这样没头没脑的问题,即使想一天也不一定会有令人满意的答案。稍微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打完了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了。

 

或许是自己太过入迷了,连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看着自己都没发现,两位八卦的眼神连瞎子都能感受得到。

 

“山姥切自从和三日月学长吃过饭之后就时不时会这样呢...”清光发现了山姥切正投来不友善的目光,只好扁了扁嘴掏出指甲油不上心地涂抹着。

 

“清光说的不错啊~我感觉没见过这样的山姥切呢,真有意思。”安定笑着拉来了一张椅子放到清光的桌子旁边,然后抽出自带的杂志摊在桌子上看。

 

“安定也是这样觉得的?哎呀真巧——”清光将自己的手抬了起来,晃到安定眼前,被安定无视了。

 

“莫非山姥切有喜欢的人了?”安定小声地对清光说着,清光笑笑不说话,倒是山姥切一脸不知所措地移开了视线。

 

在这件事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但是不开口又相当于默认了什么一样。

 

两位好事者依旧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山姥切的表情,勉强冷着脸的山姥切被他们盯得相当不自在,只好把抽屉里的情书往裤袋一塞,逃跑似的出了教室门。

 

清光和大和守默契地对视了一眼,作为挚友,现在只要默默地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了。

 

 

 

如果可以的话,山姥切很想保持一脸平静地完成这件事,一脸理所当然的,或者是毫不在意的,将口袋里的信交给三日月。但现在的自己居然有种想把这封信藏起来永远都不要被三日月发现的想法,到底是为什么呢。

 

刚走到三年级的楼层,就遇上他们下课了。山姥切在楼梯间站了好一会儿也没看见三日月,只好刻意地路过每个班看看三日月在哪里。如果三日月不在的话就不用交给他了吧,山姥切偷偷想。

 

 

 

“山姥切?你在找谁?”三日月拿着水壶从饮水机处回来,发现了站在自己班门前的山姥切便远远地喊了一句。

 

“学长...”山姥切有些失望地看了三日月一眼。

 

“怎么了吗?有什么事可要告诉我。”三日月严肃地看着山姥切。

 

山姥切一时语塞,帮忙传个情书的确不是什么大事,现在的自己应该笑着拿出信交给三日月,然后拍拍他肩膀恭喜他才对吧...

 

“其实,学长...我”山姥切低下了头,支支吾吾地说着。

 

“我数学考差了想借学长的笔记看看。”他将手伸进裤袋里捏紧了那封信。

 

“哈哈哈哈,这只是小事而已,举手之劳。”说着三日月便走到教室里翻找起来。

 

山姥切将信抽了出来藏在了背后,现在走还来得及,但是已经移不开脚了,明明来告白的并不是自己却意外地紧张起来。

 

“来,你看看用不用得上?三年级的内容,即使是你可能也有点消化不了哦,不过前面有我的总结希望你用的上。”三日月笑着将笔记递了出去,山姥切却没有接。

 

山姥切张开口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快要皱掉的信封飞快地塞在了笔记本的缝隙中。他不敢多看三日月一眼,便快步离开了,冷汗流了一身。

 

“诶...?这是要向我告白吗,哈哈哈哈。”三日月看了看山姥切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上的信封,笑意渐深。

 

粉红色的信封,别有用心的封口,小家碧玉的一手字,的确不会是出自山姥切国広。但那反应,不就说明了一切吗?哪个来找三日月告白的小女生不是这个反应呢?即使是用借笔记这种借口,也说不过去。

 

三日月内心有些复杂,虽然这不是他收到的第一封情书了,却是他最庆幸能够收到的一封情书,没有它,就不知道山姥切的心意了。这样说来又要辜负一个女生的心意了,但心里的愧疚感却不太重。

 

心想,感谢它。

 

三日月将没开封的情书举起来,偷偷轻吻了一下。




*好累好累好累拒绝修仙我快点睡x

后排给叶酱笔芯x

评论(5)
热度(57)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