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三山】The first time I...

学院风自选十题-Day1

*三山,因为没有年龄操作还有我们实在不会挽回啦x)所以减掉了七八题(本来是学院风三十题来着)

*合力对象 @叶-宿雨 ,所以也期待她选的题目和图呀——

*大概就日更个短打吧!对了,我会ooc,我家切国叛逆期【x】,高年级三日月x新生被被

 

2 第一次打招呼

 

擦肩而过,每天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对于山姥切国広而言更是如此。新的学校,新的班级,新的同学,即使在班上和每个人也只是擦肩而过而已。开学也有两个月了,还是融不入任何小圈子的山姥切也没任何心理负担,对于高中生而言,成绩够好就可以了。

 

偶尔也有老同学,碰巧是朋友那能算得上是好运了,的确有这样的好事,比如老朋友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

 

烦人的英语课还在拖堂,让人觉得烦闷,既不能拿出课外书来,也不能下座位。看着讲台上那个唠唠叨叨的老女人,山姥切一瞬间有种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到最后山姥切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趴在桌子上十秒权当抗议,自己可不是什么事事规矩的优等生,连老师拖堂都要老老实实地认真做笔记。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那个老女人现在焦急又不爽的表情,山姥切从桌子上起来,消磨着最后的耐性盯着他的英语老师。

 

“那么今天的英语作业就是这些了,下课吧。”每个擅长拖堂的老师都能用理所当然的表情拖堂到最后一刻,英语老师也不例外,虽然山姥切也不是坐不住的人,在老师合上书的那一会儿山姥切还是皱着眉拿着塑料水杯出去了。

 

诸事不顺的第一条,老师拖堂。山姥切总觉得自己出来的不是时候,理由不详,可能是今天实在不是个好日子,虽然天气还挺不错。拿着水杯在走廊上没走两步,就感觉自己被盯着看了,这种事也不少了,山姥切只是将自己的被单向下扯了扯,默默加快了脚步。

 

出门口的时候也已经下课五分钟了,装水的地方离教室也不近,山姥切没时间管后面那个人,刚把水杯放到饮水机上,就感觉颈后一凉。

 

山姥切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生气地回过头,只看到个笑眯眯的学长,他的手还没放下,停在自己的背后。

 

“哦呀,我刚刚正想提醒你在学校不能披着东西把头发遮住来着,不小心把它扯掉了...”山姥切眯着眼看着这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学长,想着这样让人讨厌的笑容估计仅此一家了。

 

来日方长,自己还要在这个学校过三年,山姥切只是把兜帽盖了回去,转过身去装好了水,只想息事宁人地快步离开,倒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个缠人的家伙,在自己擦肩而过的时候揪着自己的被单,自然而然地将自己的被单扯了下来。

 

诸事不顺二与三,遇到风纪委员以及今天没把被单的结系紧。看着自己的被单落到了那位的手上,就算是山姥切国広也该生气了,不过对方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说不定是早有准备。

 

“我似乎是忘了自我介绍?”他自顾自地将白色的被单折起来,看着生气的山姥切。“我是三日月宗近,这个学校的...风纪部长哦。现在我算是和你打过招呼了,你的东西我先没收了,遮挡头发是不允许的。”

 

“你!?”山姥切刚想说下去,上课铃不应景地响了起来,他只能把后面的话咽回肚子里,只好瞪了三日月一眼拿起杯子向教室走去,下一节是班主任的化学课,他可不想迟到。

 

一年A班啊。三日月瞄了眼山姥切走进的班级,轻轻笑了笑。

 

 

 

果不其然,班主任还没到。山姥切松了口气,坐回自己的位置。

 

憋着一口气好好想想,哪有人拍人的背会把被单拍掉的,说到底就是想要自己的被单而已吧!看着也不是缺钱的人,对自己的被单到底哪里看得上眼了...而风纪部长只是个幌子吧。

 

山姥切无精打采地拿起自己的笔,转了一圈笔,想起那个似乎叫三日月宗近的人,不小心将笔摔到了地上。

评论(2)
热度(56)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