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Does it feel〈下〉
*一脸懵逼三明x黑化被被
*再次感谢 @刑折 的点段,还是那句老话,欢迎更多点段x
*依旧摆脱不了对bgm的热爱,不过这文的确就是这样来的,姑且感受一下吧(?)咱的确超喜欢英语歌的…(依旧不管bgm合不合适)

当三日月感受到剑气袭来的时候,几乎要来不及躲避,手里的茶杯都被切成两半。顾不得自己有没有受伤,挥刀的人已经应声倒下。

“切国!!”三日月没想到前来喝茶的自己会带来这么多麻烦。将山姥切抱回房间后,三日月不得不仔细思考一下事情发生的缘由。

没有理由的,山姥切就想离开自己。也不是没有理由,是失明和等级的清空让他失去了仅存的一点自信。尽管自己完全不在乎这些,却又不能阻止他的离开。要是说为什么山姥切朝自己挥刀的话……是被讨厌了吗。

眼前的山姥切似乎陷入了沉睡当中,眼部下方淡淡的乌黑证明了他一夜无眠的事实。三日月忍不住抚上了他日渐消瘦的脸,如果自己的纠缠带来的结果是两个人的悲哀,那他愿意放手。

选择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可能会让山姥切舒服些。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三日月意识到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这样靠近山姥切。似乎怎么看也不够,这张脸,这个人,这样的触感,以后只能在心中回忆了。

三日月果断地站了起来,走出门口后又停了下来。那圆月,曾是送给山姥切的表白,现在再也不需要了,天快全亮了,这一丝残月将不复存在。三日月轻轻地送上了门,几乎是向自己的房间奔跑了起来。

山姥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爬出门口,依然感觉不到一丝光亮。山姥切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黑暗,虽然不想用这副狼狈的样子面对本丸的大家,但他已经饿得受不了了。

走到半路,遇到了给自己送饭的光忠,不知情的山姥切被光忠拉住了。知道以后自己可以不和大家一起吃饭之后,山姥切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伤心,草草感谢过之后,还得麻烦光忠拉着他的手感知餐具和饭菜的位置。

这一幕自然没能逃过三日月的眼睛,这本来该是他做的事,假以人手,难免有些不快。还好光忠没有给山姥切喂食,不然三日月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给山姥切交代了些必要的事后,光忠就离开了,自己一人用餐的时候,山姥切隐隐约约地能感受到一个熟悉的目光,所幸的是没有听到跟随而来的脚步声。

吃完饭,山姥切用心听了听,回廊上没有任何人的声音,这才开始走出房间。若是以前,这样的时刻自己多半不是一个人,不过想来也有些没所谓的感觉,反正自己本来也只是仿品而已。

自失明以后,还是第一次走到庭院里来。隐隐约约能听到昆虫的鸣叫声和风吹过树发出的声响。山姥切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一直弯着腰摸着矮小的灌木。

真正走到本丸的万叶樱下时,他才发现原来有个人一直在等他。并不是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而是看见了那个人的身影。

是看见的,山姥切十分确定这一点,因为那位就是脚步声的来源。那位正赤脚,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山姥切觉得有点惊讶,如果真的是实体存在的刀,那就应该被自己击败了才对。

山姥切好像是忘记了自己失明这一点,朝着那没有实体的家伙就冲了过去,即使自己没有带刀。对方却一直在逃跑,山姥切虽然一直在追,怎么也赶不上他,一路也异常的平稳,居然没有摔倒。

等级清空后身体也变弱了,感觉没跑多远就觉得跑不动了,山姥切还气喘吁吁地跟随着他,他似乎也感受到了,停下脚步,回过身来。

“跑到这里来说的聊天,你会不会坦诚一点?”没有实体的家伙朝山姥切笑笑。

“你是谁?”山姥切保持警惕的姿态,始终没有太过接近他。

“我就是你,以前的你。”

“为什么会有两个我,难道你才是真正的我?我是应该去链结的…?”

“可是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他耸耸肩。

“哈?”

“我们应该是同一个人才对,我不应该以这种形式存在的。”

“嗯…如果我死了你就可以获得实体了吗?”

“差不多。”

“那我现在就去手入室。”山姥切毫不犹豫地回头走了,想着反正这样丢脸的样子的确是活不下去了,有辱国广最高杰作的称号。

“等一下!”他大喊了一声,不过没有追上去。山姥切回头看着他。

“没有回忆你也不在意吗?我可是完全不知道你以前和其他人关系怎么样啊…比如你爱的谁恨的谁,兄弟都是谁,这些真的不重要吗?”

山姥切发现自己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我之前明明看到你和三日月聊得挺开心的?”

“那只是你的幻觉,我只是凑在他旁边而已,他根本就看不到我。除了你谁都看不到我。说幻觉可能有些残忍,其实那是他和你的回忆啊。”

山姥切没有抬头,说到底回忆是不是能舍弃的东西呢,答案不甚明了。见山姥切有些犹豫的样子,他轻轻地抱住山姥切,仿佛在哄小孩子。

“如果你觉得那些回忆可以就这样舍弃的话,我只能说无所谓。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突然间我们一分为二?”

“为什么?被诅咒了吗。”

“因为你轻视自己的同时也轻视了自己身边的一切。”

“这和我们一分为二有关系吗。”

“没有回忆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观察你,因为我不知道我本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怎样才会像你。”

“我不知道为什么国广第一杰作要在身上披一件脏脏的被单,不知道为什么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那么喜欢围着你转,为什么就算是这样你还那么自卑。”

“如果没有了回忆,你就完全不一样了,你想过吗?你不会自卑,你会变得完全不同,像我现在一样,完全自在地笑。”

“可是,忘了旧主也没关系吗,忘了自己应该背负的东西也没关系吗,甚至忘了自己所爱的人,所喜欢的事也没所谓吗。可能这就是敌人的诡计了,你可是这个本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呐。”

在他怀里的山姥切默默不语,他觉得肩膀的地方湿了一小片,山姥切在抽泣。

“如果你舍弃不了的话,我也就找到答案了。”他最后摸摸山姥切的头。“不是无所谓的事,你承认你忘怀不了的话,一切不就这么简单吗。”他笑笑。

“再见了。以后再也不可以这么轻易地动摇自己的本心啊。”他抱住山姥切,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最后支持不住山姥切的依靠,完全消失。

但让山姥切感到意外的是,自己并没有向前倾倒,而是倒在另外一个人的怀里。

“如果你不想再和我在一起的话,你站好我就放开你。”三日月看着怀里的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没用啊,不能出阵不说,内番都不能帮忙,只能被大家照顾着…”山姥切还在流眼泪,揪着三日月不放,也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你这样才更需要我吧。而且我早就决定了,就算被你拒绝了,我也要一直看着你,没有什么人让我觉得能让我放手。”

“什么时候你才能知道我心里你有多重要呢?”三日月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现在你再不松开我的话,我永远都不会放手咯。”

山姥切默默抱紧了三日月,眼前的黑雾慢慢散开。当三日月眼里的一弯金黄再次映入山姥切眼中的时候,山姥切坚定地说:

“我也不会放手的。”

*对话好多而且有乱写一通的嫌疑(土下座)

评论
热度(19)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