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过气写手,随心所欲,喜欢摄影

刀剑乱舞最喜被被,目前深陷长谷部沼

三山,烛压切
如果以上有雷,慎fo

一只脚进了贺顶红

修行中...非常忙,常年失踪几周到几个月不等

这个博客有时候总是充满着三次的味道

关注我的你们也不容易啊哈哈哈

我家本丸有株小茉莉〈5〉

*三山,清水,日常
*好喜欢这花就放上来了!有人科普一下吗x

山伏国广,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正严肃地围着一个巨大的木箱坐着。气氛十分紧张,和泉守兼定的脸色尤其不好,因为被拜托看守箱子的一直都是他。

“兼桑…你知道什么不见了吗。”堀川国广一反平常的活泼态度,严肃地开口道。

“是山姥切的披风。”和泉守兼定低下了头。

“咳,堀川不要太凶了哦。”莫名给人压迫感的山伏国广皱着眉头说道。

“其实也不是和泉守兼定的错,毕竟我回来的时候箱子已经被翻过了。”

“嗯嗯,是的!而且我那个时候去了远征。”和泉守兼定一下睁大眼睛,少有地认真回答了,说完才松了一口气。

“现在谁负责任已经不重要了,把它找回来才是最重要的。那可能是山姥切最重要的贴身之物啊。”山伏国广叹了口气。

“可是不见了就是不见了,谁会拿走它呢?”堀川苦闷地托着腮。

“也许找短刀问问会有线索?”和泉守兼定努力地提供自己的建议。

“也许不找它也回来了呢?”门外传来一个温厚的嗓音,“我可以进来吗?”,是石切丸。

“是石切丸先生呀!当然可以啦。”堀川换上平时的语气挪了个位置。

“有的东西你不找的时候它就回来了…也许是被谁借走了有要紧之用?”石切丸用不可置否的声音说道。虽然只听内容真的是胡说八道。

“是吗…至少和我们说一声啊。”山伏国广苦恼地挠挠头。

“他可能觉得即使问了你们也不会愿意吧,毕竟是这么宝贵的东西。”石切丸撇了一眼在场的三位,他们都低下了头。

“总之我保证,它终有一日会回来的。”石切丸拍拍自己的大腿,站了起来。“那就不打扰你们了,请继续吧?”石切丸露出了一个经典的安抚笑容朝门口走去。

“等一下!石切丸先生。”堀川着急地站起来,对石切丸说:“那是我们家最重要的东西,能对借用的人说一声,一定要保护好山姥切的披风吗?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可是它真的很重要…”

“当然可以!如果山姥切知道了,一定会为有这样的哥哥感到高兴。”石切丸依旧笑着,再对山伏国广点点头,便走出门去。

“你说对吧,山姆切国广。”石切丸将门关好,像是对着空气在说话。

门外的山姆切国广低下了头,眼泪直打在脚背。

“哦呀,这可不是大家认识的坚强的山姥切啊。”三日月像是感叹一样对山姥切说着,想要伸手拍拍他的头,刚抬起手,又停住了。

这样抽泣的山姆切国广真是惹人怜爱。光是拍拍头怎么够,真想将他拥入怀中。可是会被揍的吧…三日月无不遗憾地想到,只好将手伸进和袖中掏出手帕,轻轻擦掉山姥切的眼泪。

笑面青江显得有些尴尬,却不好说什么。回到现世的山姥切显然面对着很多问题,像是他们这样的有特殊背景的刀,只怕全都能看见他,而其他的却看不到。

也不是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山姥切肯定有什么没有被实现的愿望,才能附身有生命的茉莉重生。灵力的来源可能就是三日月,也可能是本丸本身。而且这个本丸唯一折损过的也只有他,还真是毫不费力地用着大家的灵力呢……
想到这里,青江头疼地揉揉太阳穴。

送走了三日月宗近和山姥切国广,笑面青江与石切丸并肩走在本丸的小径上。

“你觉得,三日月以前也是这个样子吗?”青江随口问道。

“你是说对待山姥切吗?确实是有些过分温柔了。”

“可是你知道这样下去,只会带来麻烦。”

“如果有活物能承受他的灵魂就可以,虽说本体只是仿品,灵力却十分强大。也不知道这株茉莉花是怎么让他附体的。”

“先不说这个,怎么才能瞒过审神者才是最大的问题吧…”青江叹了口气。

“小青江真是爱替别人操心呢。”石切丸笑着拉起青江的手。

“只是为你排忧解难而已啊…”青江耸耸肩。两人一转弯,消失在了假山后面。

在近侍房旁边的房间里,山姥切趴在榻榻米上,无精打采地回忆着这些天对自己的一些了解。

比如这其实不是实体,比如他是依靠着三日月而活,比如…

他永远也不能够触碰任何活物。

比本丸还老的,那只跟随着主人的狐狸曾经这样警告过他。

“毕竟山姥切大人只是灵魂呢,也就是说,属于妖鬼一类的。碰到本丸里的活物,沾染神息,可是会消失的。”

真是嘲讽啊,见到了爱的大家却不能触碰什么的……

不对不对,怎么能奢求那么多。山姥切从榻榻米上坐起来,拍拍自己的脸颊强打精神。应该满足才对,能够见到已经很棒了。

三日月不知道呢,不过也是故意的。

有朝一日,在他怀里消失的话,这算一件幸事。
山姥切国广笑着抚摸着自己的嘴唇,歪着头,又马上放下手,仿佛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接吻…是什么感觉呢。”他喃喃道。

*今天去了毕业典礼,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感觉…

评论(9)
热度(15)
© 一问九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